感謝BBH這位媽媽的整理喔~

http://www.babyhome.com.tw/note.php?mid=26777&lno=81685912

四、教教孩子吧! (2003/7)
最近參加了好幾個畢業典禮,內心很有感觸,畢業代表著學業告一段落,在學校中最後一次正式的典禮,應該是莊嚴的氣氛,但是現在所見到的,不論是中學、大學都以搞笑為能事,好像在辦嘉年華會、園遊會、化粧舞會,甚至馬戲團,給人的感覺不倫不類,忘記了教育的本質。

畢業典禮反映社會討好風氣
回想在美國時也曾參加過好幾次的畢業典禮,哪怕是在自由主義的大本營—加州大學柏克萊總校區,它的典禮也都是莊嚴肅穆,沒有花俏的。校長一定穿學位袍,至少也是西裝領帶,沒有穿夏威夷衫的。如果有樂隊或合唱團的學校,就會以孟德爾遜的「大學慶典」序曲或任何合適的樂曲為背景音樂(從來沒有人用搖滾樂),在莊嚴的樂聲中將畢業班的教師引進入座。這時全體家長起立,向老師表達敬意,感謝老師的辛苦。接著應屆畢業生入場,老師及家長都起立,因為這一天是他們的大日子,雖然他們是小輩,長輩們還是起立,祝賀他們,就好像新娘入場時,全體賓客都起立一樣。然後,校長及資深教師、已成為社會賢達的學長講勉勵的話。很多畢業典禮的演講詞後來都變成大一新生的英文教材,因為字字珠璣,發人深省。大家衣著都是正式的,從來沒有人在畢業典禮中露肚臍,穿高統馬靴,那是對自己的不尊重,也是對別人的不尊重(英文叫eye-sore)。

經歷了現代耍猴戲似的畢業典禮,實在很感嘆,大家都忘了教育的本質是在培養學生正確的價值觀,在社會上知所進退,做一個良好的公民。倒是很多的小學畢業典禮很有意義,要學生翻山越嶺走回祖先住過的地方,並徒手設陷阱捕獵物或下海潛水獲取畢業証書,充分顯示學生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的能力。

畢業典禮不是討好學生的地方,也不是發揮創意的場所,它像成年禮一樣,是人生的里程碑。或許這種「另類」畢業典禮反映出的是台灣目前的社會現象-官員討好立委,校長討好老師,老師討好家長,家長討好子女,整個社會沒有了是非,只求自保。

公民教育是立國之本
粗魯的質詢折損了有為的官員,屈辱的校長遴選制度逼退了有抱負的校長,不合理的行政負擔也讓許多優良教師有志難伸。因為整個行政制度的考慮是防弊,社會風氣是笑貧不笑娼,政治措施是報喜不報憂,於是整個台灣便一直沉淪下去。

過去,大學生殺人輿論會譁然,校長要出來道歉,現在高級知識分子做壞事,社會見怪不怪。光是一天的報紙便載有:國立大學學生變造機車車牌,將違反交通規則的罰款轉嫁他人;還有五名大學女生,假冒偷渡客的未婚妻,帶偷渡客闖關美國、日本,其中二名是國立大學學生,一人還讀法律系,被捕後都恬不知恥,公然宣稱有玩又有賺,何樂而不為。這些女生的行為已經不能用「一時不察」來開脫,因為有人連續作了七、八次,她們甚至參加了人蛇集團辦的短期訓練班,以此為副業,並沾沾自喜、驕其同學。一天的報紙有這麼多的知識份子犯罪,且不認為這有什麼了不起,我們的教育是有問題的,不能再把頭埋沙中作鴕鳥,不去理會它。

李遠哲說「高學歷不代表高人品」,教育,絕對不是塞給學生一些死的知識,讓他反覆練習,考試考一百分後,便宣稱他是知識分子。有人把這種知識分子譏為「二腳書櫃」,知識分子首要在品德。過去很多人看不起公民教育,因為聯考不考,但是公民教育是立國之本,如果人人都像中研院的研究員,明明從疫區回來,為了不願隔離便謊報不曾去過疫區,我們國家的生存命脈還能延續嗎?

公民教育不是學校裡一週一堂的課,它是無所不在的身教。最近有人在街口舉著大牌子「饒了孩子吧!」我心中想的卻是「教教孩子吧!」教他怎麼做人,怎麼做個好人,怎麼做個頂天立地的好人!

創作者介紹

宅媽的筆記本

lar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